逍遥散人

一世缘 一生情【李倓x许宣】 #结束啦~撒花~# (终) 许宣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李倓,一个八九岁,不同于现在的李倓。他看着李倓肆无忌惮地到处闯祸,做错事后一脸讨好地拉着自己的手,喊自己“王兄”…… 画面一转,孩童成长为俊郎的青年。 成年了的李倓仍是孩童心性,不顾自己的意愿兴高采烈地拉着自己去游湖。他们二人皆着素衣白裳,在春色盎然的桃林中漫步,期间,李倓一直牵着他的手。桃林深处有一宽阔的湖泊,湖水清澈见底。小巧精致的水榭依水而建,与水景配合得宜。一到地方,李倓便自顾跑开,绕到亭榭旁去扯那满树的桃花。捣蛋鬼李倓辣手摧花,看着纷飞的桃花片片,如雨漫漫洒洒地落下,他颇为可惜。许宣走进水榭,目光追随着飞舞的花瓣。看着那片片...
一世缘 一生情【李倓X许宣】 #系好安全带哈~# #开车啦~开车啦~# https://pan.baidu.com/s/1mh6UEzY 提取码:wehu
一世缘 一生情【李倓x许宣】 #人设持续崩坏中……# (十)上 最终,易之决定放弃修炼。他将之前在村子里采集来的孩童额间血,装于琉璃瓶中,标记清楚后尽数交给李倓他们。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看在他诚心改过的份上,李倓也就不再追究究易之的过错。再说了,他都已经挑断过人家的手筋脚筋以示惩罚了,还要再来一下?之所以说“挑断过”,是因为白蛇稍微恢复体力后就将易之的手筋脚筋接上了。为表歉意,她也施法治好了李倓的伤。为什么接上筋骨是白蛇不是医者许宣?理由那还不简单!许宣呀,记恨易之放蛇咬他,他才不会医治易之呢!并且他嫌白蛇医治自己会损了他药师宫宫上的声望,死活不要白蛇帮他治伤…… 高兴地接下了将血还给孩子们的任务,李倓和许宣也该回去...
一世缘 一生情【李倓x许宣】 #隔了好久好久才更……还烂尾了……好惭愧……# #为了赎罪,把后续一股脑全放粗来好了^0^~# (九) 熊熊大火将白蛇囚住,它施法,引来洞窟中的暗流。“轰隆隆一一”巨响从山洞深处传来。 “不好!它要引水!”李倓听清声响,将墨剑抛起。轻念口诀,墨剑变大了数倍。 右脚狠狠一踢,“嗖一一”的一声,墨剑飞起。“呛一一”,剑端深深插入洞壁之上。李倓搂着许宣,跃上剑柄。 就在两人刚刚站稳脚步,底下的洞室立时被翻滚着,肆意喷涌进来的水流灌满。 水流涌进,漫向将白蛇围住的烈火。白蛇没想到,引来的水没能浇灭火焰,反倒使接触到水后的火焰燃得更旺了! “可笑!区区凡水,如何能浇灭来自地狱的红莲业火?...
一世缘 一生情【李倓x许宣】 #双更~# (八)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想悄然地离开是不可能的。当然,李倓也没打算就这么简单地离开。账还没算清,怎么能轻易离开呢? 从关押许宣的洞室出来,李倓他们走到各路岔口的汇集处。偌大的洞室中,仅靠几根火把照明。仍是黑衣黑袍的易之,倚着潮湿的岩壁侯着他们。 李倓走到一处较为干燥的角落,将许宣轻轻放下。帮他披好外袍,李倓用右手拢起许宣颊边的碎发。 “在这等我。” “好。” 虽然虚弱,但许宣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大大的眼睛在昏暗的环境中更显明亮。对着这么一双眼眸,李倓心中的阴郁消散不少。 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李倓曲起右手食指刮了一下许宣的鼻尖。在许宣错愕地睁大双眼时起身。 李倓为...
一世缘 一生情【李倓x许宣】 #卡文卡太久了,都不好意思了2333333# (七) 夜色笼罩密林,昏昏暗暗看不清前路。阴风阵阵吹拂下,林木间沙沙作响。期间,不时伴随着几声狼嚎。 两名男子一前一后行走于林中。如果忽略身后人抵在身前人脖颈间的剑,两名俊逸的男子相伴而行的画面,倒是为阴冷的环境增添一丝明丽。 将剑抵着幻化成人形的青蛇颈间,李倓面无表情地冷冷言道:“别想耍花招。小爷我的剑,可没长眼睛。”说着,锋利的剑锋划破了青蛇的脖颈,青色的血瞬间流了出来。 青蛇撇撇嘴,不再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子,专心地带路。 他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好不容易修炼成人,刚出洞府就因嘴碎招惹上了千年蛇妖。成了人家的手下不说,出来执行第一个任务...
一世缘,一生情【李倓X许宣】 #配了张图# #实在割舍不下幻境情节还是写进来了(因为先做了图23333)# #ps:我不是黑粉啊23333# (六) 人妖不顾许宣的挣扎,挎着他就径直往洞内走。 许宣看着四周爬行着越来越多的各类毒蛇,吐着信子发出“嘶嘶”声,头皮一阵阵地发麻……他此刻多想昏过去啊!可太过害怕,高度紧张的他精神极度饱满,想晕一会儿都难…… 等人妖走到洞内最深处时,许宣的内衫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将许宣随意抛弃到一旁,人妖往中央用晶石围起的“巢”一般模样的东西走去。 接触到地面,许宣方才安下心来。他环视四周,发现那人妖将他带回了它的老巢。 这里是洞...
一世缘,一生情【李倓x许宣】 (五) 这“人妖”也不傻,不会乖乖的待在某地让李倓抓。他作了案就跑,来无影去无踪的,抓他,谈何容易?为今之计只有“守株待兔”了! 这两天李倓四处探访阴历阴时出生的七岁女童,皇天不负有心人,寻访多次后终于得知邻村林猎户家有一女,正符合要求。李倓十分高兴,跟吴伯吴婶说明情况后,就拉着许宣就往邻村赶。许宣挣不开他,只得跟着他跑。但他没想到,去邻村,要翻过一座大山…… “我不行了……休息,休息一会儿……”好不容易爬到山顶,李倓没有丝毫要休息的意思,直直往前走。体力不济的许宣实在撑不下去了,豁出去般就往地上坐,也不管地上许多尘土。 李倓头也不回,还是往前走,只幽幽回了句:“不走也行。只是待会儿天...
一世缘,一生情 【李倓x许宣】 (四) 万蛇窟?没听说过。月萤草?更没听说过。但看到许宣不怀好意的笑,李倓便知此行不易。不过,他李倓也不是好欺负的。 “行!我为你取月萤草回来!” 无视齐霄担忧的拉住他袖子的动作,李倓对高高在上的许宣言道:“但我不识路,也不识得月萤草……不如宫上与我同行,也可省去诸多麻烦。”不待许宣拒绝李倓又道了句“堂堂药师宫宫上,莫不是连这小小的请求都满足不了?”这下把许宣噎住了。许宣咬牙切齿的从齿缝吐出一句“好一一”他愤恨的盯着李倓,似要将李倓烦人的脸盯出一个洞来…… 由一名小弟子领着,李倓他们在药师谷一处清幽的竹林木屋中住下。同师父,齐霄询问了一些去万蛇窟需要注意的事项,李倓稍稍准备了一下行李,...
一世缘 一世情 【李倓x许宣】 李倓x许宣 (三) 思念,原来并不会随时间流逝而减淡。它像酒,年份越长,越纯,越浓烈…… 英气的眉宇间,明亮的双眸,含情,似有万千言语。高挺的鼻翼间,那一点痣,俏皮灵动。丰润的唇瓣,一开一合,吐露出的音色清脆好听……无法忘怀的容色,日夜思念的人儿,是他的大哥,长安鲜衣怒马的英郎…… 想到这,李倓突然惊醒。他怎么忘了,“李俶”属于长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抹了一把溢出眼眶的水珠,李倓急忙掩饰自己的失态。可这明显的反应怎么隐藏得了?其他人奇怪的看着他,老四担忧的拍拍他的后背。李倓扯开嘴角笑了笑,“风眯了眼,没事。”“别笑了。比哭还难看……”“宣宣!”齐霄连忙捂住白衣男子的嘴,抱歉的对李倓他...
一世缘 一世情【李倓x许宣】 李倓x许宣 (二)要到药师谷,凭脚程需数月。李倓本想带着老大和老四一同前往,可谁知,兄弟四个都要跟不说,连师父都吵着要去。于是,驾着师父掏钱买来的牛车,李倓带着一家“老小”,踏上去药师谷借宝的路程。 李倓虽说曾随师父四处除魔历练,但从没去过西南边的药师谷。他对药师谷的了解不多,也就是从师父那儿听来的。什么药师谷的人都很漂亮,现任的谷主更是大美人啥的,听不得。带着足量的丹药,李倓他们带着昏迷不醒的老大一路走一路停。没办法,金半仙要赚外快,用着人家的钱也不好意思不帮他不是。于是,能动的五个人都当起了金半仙的助手,一路坑蒙拐骗加降妖伏魔。一个半月后,他们终于抵达了药师谷外的青石镇。 恰逢青石镇...
一世缘 一生情【李倓x许宣】 李俶x许宣 (一) 一杯毒酒穿肠过,勉力运功加速了毒素扩散,胸前又受重创,李倓觉得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当他再次张开眼的时候,他反倒吓了一跳。没有连绵的夜雨,只有明媚的朝阳。李倓醒过来后呆呆的坐在原地,看着四周荒凉的院落,慢慢的理思绪。他死了,他应该是死了……他记得他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林致,最后想到的是王兄,最后的感触是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很疼,疼的他闭上了眼。再睁开眼,竟然还可以再睁开眼!可以看到太阳,看到破破烂烂的院子!这简直太令人惊讶了!伸出瘦瘦小小的手掌,摸摸身上同样破破烂烂的衣裳,李倓迷惑了。这是他的手?怎么这么小,跟个孩子似的……刻意忽略了这个问题,李倓想:如果他没死,那林致去哪了...

© 逍遥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