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人

一世缘 一世情 【李倓x许宣】

李倓x许宣

(三)

思念,原来并不会随时间流逝而减淡。
它像酒,年份越长,越纯,越浓烈……

英气的眉宇间,明亮的双眸,含情,似有万千言语。高挺的鼻翼间,那一点痣,俏皮灵动。丰润的唇瓣,一开一合,吐露出的音色清脆好听……
无法忘怀的容色,日夜思念的人儿,是他的大哥,长安鲜衣怒马的英郎……

想到这,李倓突然惊醒。他怎么忘了,“李俶”属于长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抹了一把溢出眼眶的水珠,李倓急忙掩饰自己的失态。可这明显的反应怎么隐藏得了?其他人奇怪的看着他,老四担忧的拍拍他的后背。李倓扯开嘴角笑了笑,“风眯了眼,没事。”
“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宣宣!”
齐霄连忙捂住白衣男子的嘴,抱歉的对李倓他们笑笑。被捂住嘴的人极力挣扎,不知从何处竟掏出一枚银针,猛的向齐霄的捂住自己的手臂刺去!还好齐霄眼疾手快,快速的收回手,才免遭劫难。
狠狠的擦了擦嘴,白衣男子边整理衣裳,边瞪了齐霄一眼。
齐霄无视他,对李倓诚恳的道歉。
“凭什么是你道歉?该道歉的是他!”
欺负他可以,但欺负他的兄弟,老四准爆。
李倓安抚的拍了拍老四,刚想说“没事”,那白衣男子又发话了。
只见他深深的看了李倓他们一眼,移开目光,两手往身后一背,说道:
“小小的乞儿,还轮不到我堂堂药师宫宫上道歉的份!”
高傲的扬起头颅,那模样可恨极了。
“呦呵!我这暴脾气!”
老四撸起袖子就要往前冲。
“四哥!四哥!冷静点!”
李倓赶忙从背后抱住老四,齐霄也急忙挡在白衣男子身前。
“齐霄你让开!”
白衣男子似乎不嫌事大,扒开齐霄就冲老四说:“我倒要看看一个乞丐能奈我何!”
“许宣!你就消停点吧!”
齐霄气极,冲着白衣男子吼了句。
“呵!齐霄,你好大的胆子啊!”
许宣冷笑,愤愤的看着齐霄,齐霄也毫不示弱,一时间两人僵持不下。
而安抚着怀里的“老虎”的李倓,看着此情此景,霎时一个头两个大。

废了好大的功夫,才顺利使双方都冷静下来。李倓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累坏了,这可比捉妖累多了阿!
另一边,消停了的许宣对着齐霄伸出手。
“我的药。”
齐霄听话的从怀中掏出方才从狼妖手里夺回来的丹药,递给他。许宣接过木盒,开起后凑近鼻尖闻了闻,神色一凝。抬眼看呆呆的齐霄,许宣阴冷冷的说:
“榆木脑袋,这是假的!被掉包了都不知道!”
“怎么会呢?”
接过许宣丢过来的木盒,齐霄忙打开来查看。不看不要紧,一看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对不起……”
“哼!”
甩甩袖,许宣转身就走。齐霄喊住他,“那边不安生,从另一边走吧。”许宣停了一下,又大步向前走。
“区区妖物,本宫上怕它们不成!”
“……”
顶着“安庆绪”和“李俶”面孔的两个人,原本互看两生厌的死对头,现在却不停的斗嘴,这种奇异的感觉,李倓觉得十分有趣。
看许宣消失在昏暗的夜色中,齐霄叹了口气。
“李兄,林兄,让我送你们回客栈吧。”
“你不用跟着他么?”
李倓望着许宣去的那边,有一股隐隐的妖气,好奇的问道。齐霄回过头看了一眼,笑着答了一句“他会回来的”就带着两人往灯火明亮的地方走。李倓听到这句,眼珠子转了转,勾起嘴角跟了上去。

果真如齐霄所言,他们走到一半,许宣就跟上来了。只是,没了翩翩公子的模样,衣服上沾了些杂草,显得有些狼狈。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些事要去找元一大师,就跟你一起回去好了。”
“嗯。”
齐霄似是习以为常,也不多问。李倓有些想笑,但顾及许宣的面子,没有笑出来。老四可没那么多顾虑,他直接就哈哈大笑起来。
“臭乞丐!你笑什么?也不怕笑掉你仅剩不多的大牙!”
“我笑某位大人物走时像只孔雀,来时像只花猫一一”
“你!懒得理你!”
许宣气愤的哼了一声,大踏步走到前边,边走边从头发上扯下杂草……
看着这样的许宣,李倓莫名的觉得他可爱。他想,如果大哥生在普通人家,定如许宣这般率真随性。当然,不能随许宣这般言辞犀利……

走了好大一会儿,他们终于来到了庆典的会场。远远的望见时还不觉得有什么,走近了看,才惊觉庆典的火热气氛不亚于国都的年节。
相较于白天,夜晚的庆典显得更热闹些。
串起的粉红灯笼沿道路两旁高高挂起,用灯火在桃林中开辟出了长长的过道。
如果说白日里主要是来桃林赏花的话,那夜晚,就是纯粹的来玩乐了。
既然来都来了,不玩个尽兴怎么行?四人不约而同地逛了起来。

卖吃食的,卖各种小玩意儿的,层出不穷,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所有吃的里面,李倓最喜欢用桃花酿出来的白酒,味甜,带着桃花淡淡的芳香却也不失酒的绵,烈。他们四人各来了一杯。
不知是不是错觉,李倓总觉得许宣喝了之后,脸红红的粉粉的……要说是醉了,但那双大眼睛水亮亮的,特别有神……或许是灯笼的缘故吧!这么想着,李倓向卖酒的老翁讨了一个可以装酒的竹筒,欲带一些回去给五哥他们尝尝。当然,除了刚刚他们喝的酒是齐霄付的钱外,带走的酒和酒器是李倓自己掏的腰包。

老四和许宣还是不对付,两人看个杂耍表演都能吵起来。没办法,只好将他两分开。李倓有意和许宣一组,齐霄没得选,只能和老四一块儿。
李倓是有私心的。虽然知道许宣不是李俶,但到底长着一样的脸。能看看,解解思念也是好的……但他到底低估了许宣折磨人的程度。
“小乞丐,帮我开路。”
李倓看看前路,熙熙攘攘的人群,无语。拉着许宣就往前冲。
“你拉着我干嘛?快放开!”
许宣往回抽自己的手腕,奈何李倓抓得太紧,挣不开。许宣掏出一根针就要往李倓身上扎。
李倓不堪烦扰,一手制住许宣要扎针的手,另一只手扯过他往怀里带。直接在他耳边低语:
“听话!再闹,就把你丢到刚刚的桃林!”
“……哼!”
看着安静下来的许宣,李倓很满意,刚刚放开他,就被许宣踹了膝盖一脚……等李倓缓过劲来,罪魁祸首已经钻到人群中不知所踪了……
独自与齐霄,老四汇合,李倓苦笑着解释许宣消失的原因,齐霄也是哭笑不得。三人又说了会儿话,齐霄拜别两人,约定明日再聚便回道观去了。李倓他们则往客栈方向走。

“如果那小子不是药师谷的谷主,我一定把他揍得满地找牙!”
老四还是愤意难平,走着走着就握起拳头对虚空挥了挥。
“嗯。”
李倓随意附和了一句。
“你小子!走点心好吗?我这么气是为了谁阿?”
“好好好!四哥对我最一一好了!等治好了大哥,我和你一起教训他!我们先回去吧!五哥他们也该等急了。”
说着,李倓就推着老四往前走。
话虽如此,真要教训许宣,李倓还是下不去手,毕竟,他长着和他大哥一样的脸一一但是,逗逗他,还是可以的。

回到客栈,金半仙和老二已经回来了。老四绘声绘色的向老五他们讲述药师谷谷主的恶劣行径,李倓本有意阻止,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在他要洗洗睡时,金半仙突然贼兮兮地上前来搂住他。
“怎么样!师父说的没错,是个美人吧!”
“……是啊……”
回忆起“生气勃勃”的许宣,李倓不由得勾起嘴角。
金半仙看着这样的徒弟,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第二天一早,齐霄就来到了客栈。
昨天李倓说有事要让他帮忙,他很开心的应下。今儿起了个大早,跟师父招呼了声就赶来了,正好赶上李倓他们在大堂吃早点。
“见面分一半!”是李倓和兄弟们的就食原则,捱不过他们的热情,齐霄不好意思的坐下,加入了他们。
趁着吃早点的功夫,李倓将弟兄们挨个向齐霄介绍,当然,还有金半仙。并把事情的原委简要的向齐霄说明,请他帮忙带领他们进药师谷。有熟人,总要好办事一些。
齐霄一听,欣然同意。毕竟这也没什么,只是和宣宣说说情而已。齐霄乐观的想着。
吃过早点,李倓他们驾着牛车,浩浩荡荡地向药师谷进发。

药师谷是药师们的圣地,不仅是因为这里地气充盈,适合珍稀草药的生长,还因为药师宫中收藏的数万本医术典藏。因此,来药师谷求学的人络绎不绝。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收,要通过严格的入谷考试,通过者方才能成为药师谷的弟子。
当然,这些都是齐霄告诉他们的。
由齐霄带领进谷,果然便利许多!在经过一道道守卫后,李倓深有体会。
沿着清幽的山路走了好久,李倓他们终于来到了位于谷中深处的药师宫。
汉白玉砌起的石阶之上,巍峨的正殿,庄严肃穆的矗立着。不亚于唐宫的建筑,让李倓眼前一亮。
由老二背起老大,李倓等人拾级而上。

由小弟子前去通传,李倓他们静静地等候在空旷的大殿中。在缺乏耐心的老三和老四爆发前,正主才慢悠悠的由弟子们簇拥着向他们走来。
一群人清一色着白衣,步履轻盈,衣袂翻飞,皆有仙风道骨。
经过李倓等人身侧时,许宣斜了李倓一眼,这让李倓不禁失笑。摸摸鼻尖,好吧,这一眼让许宣从仙人之姿霎时变回有爱恨情仇的凡人了,但感觉不坏。
许宣身侧唯一的女子,将两人的反应一一看在眼里。

“不行。”
待李倓说明来意,许宣还没言语,身边的女子就代他拒绝了李倓的请求。
“启灵宝玉乃我药师谷至宝,怎可轻易外借?且不说你不是我药师谷的人,就算是,也断断没有就这样轻易给你的道理。”
那女子立于许宣身侧,说出这番话来,想来身份定是不低的。她应该就是齐霄口中的,许宣的师妹一一冷凝。眼珠子一转,李倓心中暗暗有了计较。
制止住欲出言反驳的诸位兄长,李倓朗声道:
“世人皆说药师谷谷主,术精岐黄,能使枯骨生肉,医术之高明,不亚于任一历代谷主……我等千里迢迢赶赴谷中,却无缘得见谷主妙绝医术,可惜啊……”
拿眼瞄了下上座的许宣……嗯!有戏!再接再厉!
“医者仁心,更何况是药师谷的谷主?宫上心善,如在世观音,曾救数方百姓于苦难之中!如今家兄病重,非贵派启灵宝玉不能医治……善良如宫上,定不会放任家兄不管的!”

听李倓装模作样地将自己抬那么高,许宣气得嘴角抽搐。不想便宜了李倓,许宣沉吟一声道:
“让本宫上救你兄长,也不是不行。”
“真的阿!”
“不过一一”
许宣坏心眼的打断正要开心得跳起的老四等人。
“你要用万蛇窟的月萤草来换!”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