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人

一世缘 一世情【李倓x许宣】

李倓x许宣

(二)
要到药师谷,凭脚程需数月。李倓本想带着老大和老四一同前往,可谁知,兄弟四个都要跟不说,连师父都吵着要去。于是,驾着师父掏钱买来的牛车,李倓带着一家“老小”,踏上去药师谷借宝的路程。

李倓虽说曾随师父四处除魔历练,但从没去过西南边的药师谷。他对药师谷的了解不多,也就是从师父那儿听来的。什么药师谷的人都很漂亮,现任的谷主更是大美人啥的,听不得。
带着足量的丹药,李倓他们带着昏迷不醒的老大一路走一路停。没办法,金半仙要赚外快,用着人家的钱也不好意思不帮他不是。于是,能动的五个人都当起了金半仙的助手,一路坑蒙拐骗加降妖伏魔。
一个半月后,他们终于抵达了药师谷外的青石镇。

恰逢青石镇办桃花节,金半仙提议先在镇上住下,过了节再进谷。天大地大都没金主大!反正花钱的不是他们,住下也无妨。不过他们随意的装扮还是免不了遭店小二的轻视,虽然这家店也不是什么上档次的住店。
李倓过了这么些年行乞的日子,早习惯了他人的白眼,哪还在意店小二的目光,不过也就在小二的衣领处撒了一点粉蛾妖的痒痒粉罢了……
好不容易安顿下来,老五和老二提出守着老大。金半仙和老三看机不可失便一起去庆典上摆摊,赶紧赚钱。李倓和老四帮着搬道具,完了随意在庆典里逛逛。

桃花节,顾名思义,节日的最大主角就是桃花。青石镇紧靠药师谷,地气充沛,盛产蔬果,最有名的就数桃子。
这里的桃子又大又甜又带药性,远销五洲之外,是青石镇重要的经济来源。因此,镇上的人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片桃林,开出来的桃花绵延数十里。桃花节举办的时候,正是镇上的桃花尽数绽放的时候,那数十里的花海宛若仙境,美不胜收。
走在如此景致里,李倓的心情自然不错。但他的好心情在见到某位“故人”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桃林宽阔,离了主道,游人稀少了很多。李倓和老四走了很久才偶遇几名赏花人。就在他两想往返时,一阵强风吹来,掀起了满林的花雨,眯了两人的眼。
“有妖气!”
李倓沉吟一声,本不想多管闲事,但他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这让他有些好奇。让老四先行回客栈,李倓顺着那人影消失的方向跑去。
“臭小六!你都说有妖怪了,我怎么敢一个人回去啊一一”
老四一边抱怨一边跟在李倓后面跑。

两人顺着那妖气的来源一路跟,终在一片较为开阔的古桃树前停下。
那是一棵存活了上百年的古树,粗壮的树干斑驳着岁月的痕迹,繁盛的桃花压着枝丫,彰显着生命的活力。
在那棵树下,站立着两个人。不,应该说是一人,一妖,一道人,一狼妖。
白衣道人背对着李倓,这让他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只觉这背影略微有些熟悉。

“把凝神丹交出来!”
“小道士,本大爷拿的又不是你的东西,你至于这么穷追不舍吗?”
“不是我的,也更不是你的!快把它给我!”
“哼!想得美!凭本事来拿吧!”
对峙着的两位说着说着就开打了。两人实力相当,一时难分胜负。李倓也不打算帮忙,他原本只想看那道人的脸,无奈他们打得太快,根本看不清面貌。所以,李倓决定先在一旁坐下,等他们打完了再说,老四自然也随他在一旁休息。
随着两人强劲的功法相接产生的波动,激起了四周花瓣翩翩飞舞。乍一看,与其说他们是打斗,还不如说是共舞来得贴切。
狼妖自觉这么拖下去不是个办法,使出阴招,道人明显涉世未深,并未察觉。眼看着了狼妖的道被瘴气所困的道人,就要被狼妖了结时,李倓终是看不下去了。
飞身至道人面前,用随手折来的桃枝挡开狼妖的利爪,趁狼妖来不及做出反应的空档,李倓左手凝气成结,一掌将身前狼妖弹开五步之外。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帅气极了!
这时白衣道人也摆脱了瘴气的束缚,上前一步与李倓并肩,欲与李倓联手对敌。
狼妖见势不对,眼珠子一转,朗声道:
“哼!不过是区区凝神丹,不要也罢!还给你!”
说着注入十成真气,将怀中的小木盒狠狠的掷向白衣道人。费了好大力才接住木盒,白衣道人已无暇顾及化作烟雾离开的狼妖。李倓是事不关己,没必要追上去,就随他逃了。
白衣道人十分感激的向李倓拱手道谢。李倓转过头正要说“不客气”,可一看到道人的模样,说了一句“不”就说不下去了。

什么情况!这不是安庆绪么?!
没注意到李倓的异样,道人继续说道:
“今日之事,多亏恩公出手相助!小道齐霄,不知恩公名讳?”
“齐霄……”
李倓低声复念了一遍眼前人的名字。
“是,正是小道。”
看着他真诚的目光,李倓失语了。
也是,他怎么可能会是安庆绪呢!来到这个世界的,只有一个“李倓”罢了……
扯开嘴角笑了笑,李倓伸出左手拍了拍齐霄的肩膀。
“齐霄是吧!我叫李倓。别恩公恩公的叫我了。”
“是。”
齐霄腼腆的笑了。
看着熟悉的面容作出从未见过的表情,李倓的惊讶不亚于当初看到王兄抱着画像时“娇羞”的模样。
“六子!我们回去吧!”
方才一直提心吊胆地等在一边的老四终于找到机会说话了。经历了刚才的事情,老四看这片林子都带着邪气,他可不想再待下去了!
“好吧。”
“恩……李兄要回去了么?”
“嗯。出来半天,花也赏了,人也帮了,该回去了。”
李倓说着说着看了一下四周。
“我们从哪儿来的?”
“……我也忘了……”
刚刚来得匆忙,只顾追人,没记路。现在看着几乎一模一样的桃树,李倓瞬间感受到从内心深处传来的淡淡的忧伤。
“那就由小道带两位出林子吧。”
“有劳了。”

三个人,还是三个大男人,如果不说些啥,干干地走,感觉总有点怪怪的。特别是李倓在见到齐霄后,整个人都安静了,没有往日的活泼。作为兄长,老四自然要出面,打破僵局!
“齐霄兄弟!你是本地人么?”
“阿,是的。但早年我随师父四处云游,也是最近才回来。”
“这样啊一一话说这里的妖怪多吗?”
“嗯一一还行吧。只是这里临近药师谷,来求药,盗药的会多些。刚才那只狼妖,就是从药师宫偷了药出来的。待会儿送两位出了桃林,我还需将药还回去。”
“药师谷的守备不严吗?怎么这么容易就被盗?”
“这个啊……”
齐霄有些难以启齿,他眨巴着眼睛,搔了搔后脑,低声说:
“宣宣他……比较柔弱……”
“嗯?”
一路听他两闲聊的李倓好奇了,“宣宣”,谁阿?女孩子?

东扯西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桃林边缘。此时天色昏沉,远远的可以看到庆典的灯火。
“那我们就此别……”
齐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男子出声打断了。
“齐一一霄一一对付一只小小的狼妖,需要去那一一么久么?看来,元一大师的首徒,也不过如此!”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倓的心脏霎时紧了紧。他缓缓的转过身,那只在梦中出现的模样,现在,就在眼前!
一袭白衣,在昏暗的夜色中隐隐发着荧光。不论如何都不会忘却的容颜,就算光亮不足,也能在黑暗中,一一描绘……

“……哥……”
你,来接我了吗?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