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人

阴差阳错(六)

风生衣x李俶

费了些功夫终于将沈珍珠成功从洛阳宫中救出,李俶等人连夜离开洛阳。
彻底摆脱追兵,李俶等人寻了一处视野开阔的空地扎营,稍作休息。
入夜,护卫轮值巡视着营帐四周,围起的火堆旁,李俶豪迈地连饮数坛烈酒,醉了便缠着默延啜要再对饮几坛。默延啜拗不过他,也就随他去了。沈珍珠在一旁兴趣盎然地看着难得显出醉态的李俶,只有风生衣看着内心不是滋味。
明月当空,闹累了的李俶靠着默延啜睡着了。沈珍珠让风生衣帮忙扶着李俶进帐歇息。见扶着不易,风生衣揽过李俶的左手绕到自己脑后将其拦腰抱起,快步向营帐走去。沈珍珠虽略感惊诧但没觉得有何不妥,唯有默延啜在风生衣抱起李俶的那一刻,握紧了手中的酒坛,猎鹰一般的眼神在火光映照下明晦不定。
轻轻地在软榻上放下李俶,风生衣熟练地脱下李俶的靴子,紧随其后的沈珍珠连忙上前道:
“风大人,让我来吧!”
“娘娘,可汗远道而来您还是去陪他说会儿话吧!殿下这儿有我伺候着。”
沈珍珠听风生衣这么说也觉得有理,毕竟默延啜不辞辛劳地潜入洛阳救她,她于情于理都该陪陪恩人,说说话。
褪去李俶的衣裳,解下他盘着的发,扯过薄被为他盖上,掖好。风生衣做完这些,侧坐在榻边,静静地看着他。
忽明忽暗的烛火,悄悄的燃,一行行烛泪无声滴落,过了好久却好似不过一瞬。风生衣忍不住伸出手,用柔软的指腹拂过他的眉眼,他的面颊,食指摩挲着他的双唇……
“我的爱全都给你……你的爱,分我一半,可好?”
风生衣对着李俶的睡颜喃喃自语。知他不会回答才敢问出声,这般卑微的祈求一个男人的爱,他亦觉得可笑。苦笑着站起身,他掀开帐帘,大步离开。
身边的空气瞬间失了温度,李俶这才缓缓睁开眼。他抚摸着自己的唇,眼中没了光彩。
“傻子……”

别了默延啜,李俶等人继续前行,天黑前终于抵达了凤翔。肃宗气恼李俶擅离职守,撤了他兵马大元帅的职位,又令沈珍珠至净慧寺带发修行。默延啜一直暗中跟着他们,他借送药的名义夜入寺院中探访了珍珠,出了寺门便看到守候在此的李俶和隐在暗处的风生衣。
李俶求默延啜请叶护帮忙救出珍珠,默延啜自是应允。
他看着眼前俊逸的青年,忆及昔年不识人间情爱的少年郎,如今为情所困,眉眼间尽是情愫……不由叹惋一一他为他人动情,而自己于他终究只是过客……
许是月色太过撩人,而男子的眸子又盈满了的情意,让他会错了意,亦或是爱得太苦,控制不住自己……默延啜猛然抱住眼前人,不顾李俶的惊诧,不顾风生衣的骤生的杀意,他将自己的头深埋李俶颈侧,深深嗅着他淡淡的体香。
“大哥?”
“……没什么,让我就这样抱着你吧一一
就一会儿……”

夜风微凉,吹白了李俶的面庞。他手足无措的任由默延啜抱着,他现在的脑子很乱,他不知道默延啜是不是真像他猜想的那般对他抱有情感,他不想也不敢去问,他怕问出口,他们之间就变了。
过了好久好久,默延啜放开了李俶。放开双手的那一刻,他看到了李俶眼中的惊恐,心中钝痛。他笑着拍拍李俶的肩膀,沙哑着声音说了一句“大哥走了……”就转身离开了。
望着渐行渐远终于消失在夜幕中的身影,李俶抿紧了双唇。
他是自私的,他不想失去沈珍珠的爱,不想失去风生衣的忠,不想失去默延啜的义……他能失去很多,但他独独不愿失去“情”!失了情,便失了心,世间于他还有何意?
他奢望着可以兼得众人的情,可现实却残酷的告诉他,他是何其天真!
数月之后,他失去了他的倓儿,他的宝贝弟弟。那夜的大雨,浇散了倓儿的血,浇凉了他的心。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