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人

阴差阳错

[风生衣x李俶 春药梗]

阴差阳错(一)

那日,风生衣从城楼上盗回王妃尸身,速速从长安赶回广平王身边。
他心中有愧亦有幸。
愧,愧对殿下,未能护王妃周全。
幸,幸为己身,殿下身侧再无人……

就算做好殿下会悲痛的准备,但真的看到殿下伤心欲绝的样子,风生衣的心仍抽痛着。
低沉的笑声突兀的响起,风生衣担忧的看着他的殿下不甚宽厚的后背。
他笑着说“珍珠没有死”,笑声中透出丝丝庆幸。他听着心中却泛起丝丝苦涩,丝丝悲凉。
“本不该奢望的……”
一声呢喃随风飘散,风生衣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他身后,面上不悲不喜,冷若冰霜。

因自己的模样已暴露,殿下便派遣严明前去长安打探王妃消息,自己则留守殿下身边。对风生衣来说这或许是近日来唯一的一丝慰藉了。
看着疯疯癫癫跑出殿下营帐的王妃崔氏,往昔雍容华贵已不复存在,风生衣也不免唏嘘。
虽一人身为男子,一人身为女子,可他们都是一类人,只是她比他勇敢。
她大无畏地表露她的爱意,毫无顾忌的表达自己的不满与嫉妒,她爱的纯粹,爱的张狂。可他连一句“喜欢”都不敢说……

入夜,风生衣按例巡视殿下营帐的守卫,见一抹绛红色身影闪进堆放随行后妃行李的营帐中。那身影过于熟悉,风生衣支开随行的兵士便走进那营帐。
“殿下?”
风生衣的声音中透着隐隐的担忧,方才那身影虽一闪而过,但他仍看出那人有丝许狼狈。不曾遇见过的情形,怎能不担忧呢?
一声声沉重的喘息透过重重木箱传入风生衣耳中,他心中的不安更深了。
绕过垒起一人高的木箱,入眼的那抹暗红刺痛了他的眼。
“殿下!”
急忙扶起倒在沉木柜旁的李俶,将他置于臂膀之间。
“殿下!殿下!”风生衣一边唤着他的名,一边轻轻拍打他通红的面颊。就在风生衣欲叫人找太医来时,李俶终于缓缓睁开了眼。
“珍珠……”
风生衣还未反应过来,李俶便从他怀中坐起,双臂环住他的颈项!
“不要离开我了……求求你……不要留我一人……”
一丝凉意从脖颈传来,风生衣惊诧的微微侧过头,脸颊触到李俶冰凉的耳尖。

他哭了……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他放在心尖上呵护的人,为了另一个人,哭了……
“为什么要哭?她于你就这般重要吗?为她你能不顾生死的远赴回纥救她!为她几次三番违抗圣命!为她,竟伤心至此……为什么是她呢?我就不行么?你可曾知道,看着这样的你,我亦会心痛?”
心中无限悲凉的风生衣不由愤恨的想,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有抿紧的唇泄露了他的心绪。
深吸一口气,风生衣抬起手欲将李俶推开,可就在他的手搭上李俶背脊的那一刻,李俶侧过头来吻上他的唇!

评论(2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