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人

名为安禄山的二公子,其实与一般兵士无异。“父亲”之于他,不过生养之人,父子情分何其淡薄。真正怜他惜他的,除了逝去的母亲,便只有沈珍珠一人。
在他心中,重要的“唯一”,是那少时善良可人的吴兴少女。
他伴她成长,看她百里红装嫁为人妻,见她身怀六甲初为人母……心中悲愤难以自抑。
恨,恨,恨意难平!
他恨那夺他所爱之人!恨他傲气的眉眼,恨他孤高的气性……不知不觉地,心中所思,脑中所想之人皆为那广平王李俶!
夜色微凉,军中帐前人声鼎沸。忆及“父亲”白日对他所言,举酒饮下,灼烈直至心头!
“想要的就自己去争取!”
他要斩断李俶的傲骨,要他俯首称臣,要他眼中只有他一人,再看不到其他!
猛的将酒壶掷于黄土之上,破碎的陶片四散开来,大唐的荣耀,他要一点点摧毁!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