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人

金无赖和徐傲娇

一一金成龙x徐律一一

放下手中的财务报表,金成龙支着右手捏了捏眉心。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看身后靠坐在窗口的徐律。
只见将长腿搭在小木马上,身着灰色毛衣徐律,胸前散落着几张报表,歪着头,睡着了。
位于公寓顶层的小阁楼,隔风不太好。在寒冷的冬季,就算有暖气还是透着凉。
金成龙起身,悄悄地走到徐律身前。他将徐律身上的资料收拾好,放到一旁,之后取来了一条毯子,轻轻地盖到徐律身上。
直起身,金成龙看着熟睡中的徐律。
浅浅呼吸着的徐律,白皙的俊脸上,就算是淡淡的黑眼圈亦十分明显。
这段日子,实在太难为他了。
处理一堆TQ零售的烂账的同时,还被自己各种捉弄报复也就算了,最后还被他忠心追随的朴会长背叛……
被调查,被绑架,被拘留。虽然最后被自己救出来了,但短短一个晚上发生的事,精彩程度不亚于自己差点被杀那晚。

看着消瘦了不少的人,金成龙想,这反社会的吃货在拘留所的那几天肯定不好过!首先,那里的伙食就不怎么样。对徐律这个吃货来说,肯定生不如死!
从拘留所出来后第二天就返回公司和自己并肩作战。今天一整天都呆在公司处理事务,其间还为调查的糟心事发了火……一天下来都没有好好吃顿饭。
想起今天在办公室发生的小插曲,金成龙就开心。
他发现,喂吃货吃东西是一件特别一一令人心情愉悦的事。
在徐律吃泡面的时候喂他腌萝卜,看他嘴里塞的满满的,脸颊一鼓一鼓的模样,金成龙觉得比自己吃还满足!
平时西装革履的精英露出不一样的模样时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他喜欢气徐律,看徐律炸毛。抓狂的徐律固然有趣,但开心地沉浸在美食中的徐律更讨人喜欢。或者说,更讨他喜欢?
自从那晚徐律冲出来将自己从恶徒手中救下开始,金成龙就无法单纯的讨厌这个自私,狂妄,没礼貌的家伙。
他问徐律为什么救他。
寒冬中冻红耳廓的徐律,气红了眼眶,对他吼着说救他只是不愿看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家伙,客死异乡。
谁信啊一一
不诚实的小子,真是……

金成龙走回堆满文件的书桌,盘腿坐下,继续查看资料,以期找到朴会长秘密金库的踪迹,给朴会长致命一击。

旭日东升,暖阳的光辉毫不吝啬地撒向大地。
生物钟准时响起,徐律艰难的睁开眼睛。朦胧中看到一张熟悉的,令人讨厌的脸……
待眼睛完全张开,看清眼前人,徐律头脑瞬间完全清醒了。他惊恐地尖叫着一边踢开被子,一边往窗台退,以期逃离金成龙身侧。
“疯了!”
被吵醒的金成龙揉着眼睛,迷糊地望向缩在沙发上的徐律。
“怎么,怎么了?你怎么了?”
徐律靠着沙发,对着刚醒来的还犯迷糊的金成龙吼道。
“你想干嘛!”
“什么干嘛?”
金成龙疑惑地看着用脚掌对着他的徐律。看徐律激烈的反应,金成龙有点明白过来了,他满不在乎地解释。
“呀一一这不是昨晚太冷了嘛,这屋子又漏风,我就想和你挤挤会暖和一点。”
鉴于金成龙的劣迹斑斑,徐律才不会相信他说的话。
“你……你最近很不正常!bobo都三次了!干嘛呢?”
徐律边说边扑腾着苍白的脚丫子。金成龙看到徐律的反应,玩性大起。他邪笑着,趴向徐律,抓住徐律的左手。甜腻的说道:
“怎么了?亲爱的,还早呢,睡吧……”
“你给我滚一一”
徐律一脚把金成龙踹开,扑向阁楼的出口,情急之下他一把抓下了门把手……
金成龙好笑地看着对着手中的把手发呆的徐律,奸笑着说:“这门,从里面是打不开的……”
听到这句来自恶魔的话,徐律瞬间崩溃。
“这房子是怎么回事?!”
在危险面前,他并没有轻言放弃。俯下身趴在门口,徐律一边拍门板一边对着楼下喊。
“秋部长!拜托你开开门!秋部长一一”
金成龙才不给他逃脱的机会,跳起来扑向徐律。
“呀一一不要抓!小子你竟敢!竟敢!”
徐律抓着金成龙搂住自己脖颈的手臂,想挣脱他的束缚。可金成龙岂是这么好对付的?只见金成龙抬起右脚勾住徐律的身体,在重力作用下,两人双双倒下,徐律毫无悬念地压到了金成龙身上。
“你小子!我以前可是检察官!小子!放开!给我放开一一”
手脚并用缠住徐律的金成龙埋在徐律肩头,笑着说。
“没关系!我喜欢……”

楼下的秋南旭打着哈欠走到阁楼下,听着搂上的吵闹声,不由发出感慨。
“真是的!层间噪音……也对,正是好时候嘛……”

就这么吵吵闹闹了一个早上,等两人终于下得楼来时,离上班也没剩多少时间了。
徐律先行冲进洗手间,金成龙只好走到客厅的沙发那里坐下等着。
“你的额头怎么了?”
秋南旭走进客厅边系领带边问他。
“阿一一刚刚不小心磕到……”
金成龙摸着额头上的红痕,含糊的回道。
“哦。小心点啊。”
金成龙心虚地笑了笑。
他可不敢说是亲徐律的时候被徐律撞的……

洗手间里的徐律捧起冷水猛的泼到脸上。
狭小的空间里,水滴落的清脆响声回荡着。
抬起头,镜子中映出刀削般的脸。
晶莹的水珠顺着面部轮廓滑落,其中鲜红欲滴的唇瓣,尤为显眼……
“T疯子……”
徐律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金成龙一手杵着下巴,一手在脑门捂着冰袋(秋南旭准备的)反思着。
本来嘛一一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偶尔有冲动是很正常的。
两个单身的大男人大早上的就进行激烈的运动,身体又不停地亲密摩擦,从而“擦枪走火”一一这也没办法不是。
所以在金成龙和徐律玩闹的时候,令人尴尬的事情就发生了。
其实金成龙觉得自己挺冤的。
那时候吧!徐律的翘臀就正好对着他的小兄弟,徐律又好死不死的不停在他怀里扭来扭去。不出意外一一他起反应了。
徐律应该也是感觉到了,他停下了挣扎,试着平复急促的呼吸。
“要不我先下去吧!”
徐律说着就要起身。
金成龙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他在徐律起身的时候猛的扯住了徐律的左手。徐律重心不稳又倒了下来,金成龙顺势翻身,压到了徐律身上。

徐律觉得此时的金成龙与往日极为不同。换下嬉皮笑脸模样的金成龙,换上了徐律从未见过的认真面孔。
灼热的喘息喷洒在脸上,陌生的金成龙使徐律有些惊慌。无法直视金成龙的双眼,徐律垂下眼睑,侧过头,视线落在了身侧的地板。
“理事……这都是你的错哦……”
这说的是什么鬼话呢?!
徐律气得无语,转过头就要辩驳。
“你一一”
徐律的话还没说完,金成龙的唇便压了下来,堵住了他要说的话。
徐律瞪大的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他惊讶得忘记了挣扎,这番反应使金成龙更大胆了。
趁徐律放松警惕的片刻,金成龙将舌探入徐律口中。待徐律反应过来,金成龙已经占领大半城池,在城中搅弄风云了。

“呜一一”
双手被钳制,双腿亦被压制,徐律悲哀的发现,他已经无力阻止发疯的金成龙了。
被迫扬起下巴接受金成龙的吻,徐律就像砧板上的鱼,任金成龙宰割……

“嗯!呜……呜一一”
激烈的吻,分泌的唾液吞咽不及,顺着唇角溢出,沿着精致的下巴滑落。
火热的舌,就像无良的匪徒,四处点火。被带动的徐律,迷失在金成龙高超的吻技中,无法呼吸,不能自己……
就像过了一世纪那么久,金成龙终于放过了徐律。
分开的双唇,一根银丝不舍的连着彼此,似在诉说无尽的爱恋。
金成龙饱含深情的双眸中,映着徐律含泪的眸眼,泛红的面颊,娇艳的唇瓣……
徐律缓缓地伸出双手,捧住金成龙的脸颊。
“……T……疯子!”
随着一声充满感情的爱称,徐律瞄准金成龙的脑门,猛的用头撞去!
那一瞬间,金成龙看到了好多金色的小星星在天上飞……

“呀一一这小子!还真狠……”
摸摸还没消除红肿的额头,金成龙不由抱怨道。

等徐律洗好出来,秋南旭已经先他们一步去公司了。
看到金成龙额上的红痕,徐律有一丢丢的愧疚,但那一点点愧疚并不足以让徐律说出一句“道歉”的话。
接收了数个来自徐律的白眼后,金成龙慢吞吞地去洗漱了。
换好昨晚带来的浅色西服,徐律恢复了往日的精英模样。说起来,这套西服还是金成龙到他房间帮他挑的。
吹好头发的金成龙一出来,就看到了正在打扮的徐律。
这场景可不轻易得见,金成龙靠在门框边,将徐律从头到脚一一细细品味。
身材真棒!
不由吹了个口哨。

徐律系领带的动作顿了顿,他向金成龙发射一记“死亡射线”。
“呀!还不快去准备!”
“是,是一一理事大人!”
金成龙摊摊手,换衣服去了。临走前,凑到徐律身边,在白皙的颊边偷了个吻。
“呀一一金成龙!”
不大的公寓回响着徐律精神满满的声音。

嗯!今天,也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也挑了件浅色西服的金科长无不开心地想着。

~end~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