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人

一世缘 一生情【李倓x许宣】

#人设持续崩坏中……#

(十)上

最终,易之决定放弃修炼。他将之前在村子里采集来的孩童额间血,装于琉璃瓶中,标记清楚后尽数交给李倓他们。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看在他诚心改过的份上,李倓也就不再追究究易之的过错。再说了,他都已经挑断过人家的手筋脚筋以示惩罚了,还要再来一下?
之所以说“挑断过”,是因为白蛇稍微恢复体力后就将易之的手筋脚筋接上了。为表歉意,她也施法治好了李倓的伤。
为什么接上筋骨是白蛇不是医者许宣?理由那还不简单!许宣呀,记恨易之放蛇咬他,他才不会医治易之呢!并且他嫌白蛇医治自己会损了他药师宫宫上的声望,死活不要白蛇帮他治伤……

高兴地接下了将血还给孩子们的任务,李倓和许宣也该回去了。
临行前,白蛇拿出装着一株月萤草的锦盒,让他们带回去。

“草药么?我已经拿了。但既然你还要给我,那我就收下好了。省的你拿来拿去的麻烦。”
许宣接过白蛇手中的锦盒,微笑着说道,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
看着对面呆愣的白蛇和易之,李倓尴尬地对着他们笑。虽然在对方眼中,那只是嘴角抽搐……
头一次见到“厚颜无耻得如此理所当然之人”的震惊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活了千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缓过神来的白蛇笑了笑,示意李倓自己并不介意。

告别了白蛇,扯着捆绑住青蛇的绳索的另一端,李倓他们启程了。
出了洞室,李倓他们走在回程阴暗的过道中。渐渐的,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随风飘来。越往外走,味道越强烈。
待踩到地上软绵绵,湿滑滑的物体后,许宣再也受不住了。
“噫一一”
许宣边嫌弃地捂住鼻子,边往身后跳了一步。
“李倓!你一路杀进来的?!”
“可不是么!握着剑一路砍啊一一简直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你是没见到他那模样!比鬼丑不了多少……”
被李倓狠狠地敲了一下脑袋,青蛇终于识相地闭上了嘴巴。
“这样啊一一原来你这么担心我呀!”
许宣露出一副特别得意的模样。
李倓开始后悔做出把这条多嘴的青蛇带上路的决定了。
“背我。”
“……”

于是,洞穴中藏在暗处的小蛇们看到的是这样一幅诡异的场景一一大青蛇吐着信子,一扭一扭,不情不愿地在前面爬着。它身上绑着绳索,而绳子的另一端则攥在杀死它们同胞的可怕的人类背上的同伴手中!(画面诡异得都不能好好口播了)

“可恶的道士!凭什么要我开道来讨好他的小情人啊?可恶!可恶!可恶!”
青蛇暗自抱怨。
它可不敢说出来,刚刚才被李倓打了一顿,头顶上的包还没消呢,它才不要又巴巴凑上去找揍……

趴在李倓宽阔的背脊上,许宣侧着脸颊贴在他的背上,感受他的温度。透过层层衣物传来的体温,暖暖的,刚好。许宣缓缓地闭上眼睛,他觉得自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许宣搂着李倓的脖子的双手松了松,绳索从许宣手中脱落。
李倓心口一紧,愣了愣,停下脚步,侧过头,屏息倾听。待耳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他才松了一口气。勾起嘴角,李倓又迈开了步子。只不过这次放慢步伐,走得更稳当了。
气头上的青蛇一股脑地往前方爬,压根没注意到后面发生的小插曲。

出了洞口,天光大亮,明晃晃的光线有些刺眼,李倓的眼睛不由得眯了一下。身后的许宣也哼哼了一声,但没醒。
此时日头正好,山林中的雾霭散去了不少。由青蛇领着,李倓背着许宣穿过竹林,走在返程的路上。不停地走了好几个时辰,李倓身上的汗跟雨似的,一滴一滴往下淌。可他却一直没叫醒许宣,没把他放下来。
日暮西沉,此时李倓他们离林夕家仍隔三四座山头。
现在他们处在山谷的位置,地势平坦,不远处还有一条溪流。李倓看了看天色,决定原地休息,待明日一早再上路。许是真的累坏了吧,走了一天,许宣仍在睡梦中,不见醒来的迹象。李倓把许宣轻轻放下,让他靠坐在一棵青松旁。

“你走吧。”
李倓说着念动口诀,束缚在青蛇身上的绳索,一圈圈松开。李倓口诀念毕,绳索便飞回李倓手中。
“什么?”青蛇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倓。李倓挑眉,勾起嘴角。
“怎么?舍不得走?那行,刚好四下没什么吃的,把你炖了正好!”
见李倓召出墨剑,眼中放着异光,一步一步向他走来,青蛇二话不说,化作一缕青烟,逃命去了。
“那么快……真没意思!”
李倓撇撇嘴,哼着小曲儿,举着剑走向溪流。少了一张嘴,他只需要捕两条鱼就够了,多好。
如果青蛇知道李倓是这么盘算的,那他就算被威胁,也要吃了李倓这顿饭再走!当然,他是不会知道啦一一
许宣是被烤鱼的香味唤醒的。
他睁开眼的时候,刚好看到李倓在火堆旁烤鱼。忽明忽暗的火光映照下,李倓的面容愈发深邃,许宣不由看呆了。
“你醒啦?睡了一天了,去洗把脸,醒醒脑。鱼马上就可以吃了。”
李倓笑着看了许宣一眼,就又专注地烤鱼了。
“……你脑子才不清醒呢……”
许宣嘀咕一声,慢悠悠地,一摇一晃地走向小溪。

一轮圆月挂在树梢,皎洁的月光泼洒在山间,潺潺的溪流闪动着点点星光。许宣走进了,默默看着溪边光滑的石头。看了一会儿,他谨慎地踏出步子。
“哎呀!”
李倓听到惊呼,忙回头看。
只见月华的照耀下,浅浅的溪水中,跌坐着我们英明神武的宫上……

“让你去洗脸,你怎么连衣服也洗了?”
李倓一边架着树枝帮许宣烤衣物,一边不忘转过头调笑仅着亵裤披着他破破烂烂的外衣,一小口一小口吃着烤鱼的许宣。
“看你太闲了,帮你找点事做。”
许宣白了他一眼,回道。
“……行!你狠!”

李倓往火堆中丢了几根木头,火舌瞬间缠上木头那干枯的表面,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许宣解了头上的发冠,散下及腰的青丝。他将头发拢到右肩,静静地坐在火堆旁,拨弄着长发。
沾着水珠的发丝,经烘烤,散发出丝丝水汽,朦朦胧胧地罩着衣衫不整的许宣。
感受到李倓的视线,许宣抬起头,瞥了他一眼。水色的眸子,流转间,尽显别样风情。李倓突然感到喉咙有些干渴,他动了动喉结,起身,慢慢走近许宣。他的眼中除了许宣,再映不进其他。

李倓半跪在许宣身前,许宣没有看向他,仍自顾自地弄着头发。他伸出右手,食指勾起许宣散在耳边的发丝,置于指间肆意把玩。许宣拨弄发丝的手,顿了顿。
看着顺滑的青丝,缓缓地从手间垂落,李倓将目光移向许宣如玉的面颊。指腹轻轻地落在柔软的肌肤上,柔嫩的触感吸引着李倓不断用拇指指尖去感受。
脸颊被触碰,许宣抿起双唇,两颊微微鼓起。轻柔的摩挲,痒痒的,许宣禁不住侧过头,轻轻压上李倓的右手,制止住李倓的动作。
许宣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李倓脸上。他直直地看进李倓的眸子,轻启双唇,说了句“登徒子”。
看着许宣灵动的大眼睛仅映着自己的模样,瞳中,没有愠怒,有的,只是一抹异样情愫。李倓轻笑,双手捧住许宣的双颊,凑上前,低声地说道:“你不是喜欢这样么……”
许宣在李倓凑过来的同时,垂下眼睑。
“谁说我……喜欢……”
“喜欢”二字消失在唇齿纠缠间,听不真切。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