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人

一世缘 一生情【李倓x许宣】

#双更~#

(八)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想悄然地离开是不可能的。当然,李倓也没打算就这么简单地离开。
账还没算清,怎么能轻易离开呢?

从关押许宣的洞室出来,李倓他们走到各路岔口的汇集处。
偌大的洞室中,仅靠几根火把照明。
仍是黑衣黑袍的易之,倚着潮湿的岩壁侯着他们。

李倓走到一处较为干燥的角落,将许宣轻轻放下。
帮他披好外袍,李倓用右手拢起许宣颊边的碎发。

“在这等我。”

“好。”

虽然虚弱,但许宣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大大的眼睛在昏暗的环境中更显明亮。
对着这么一双眼眸,李倓心中的阴郁消散不少。

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李倓曲起右手食指刮了一下许宣的鼻尖。在许宣错愕地睁大双眼时起身。

李倓为许宣布下护身结界,当他转身面对易之时,他脸上的笑容瞬间隐去,眸中的温情也失了踪迹。

青蛇看着李倓明显的变化不住惊叹。
反正自己被绑着,哪儿也去不了,就老老实实的坐着看戏吧!
这么想着,青蛇一屁股坐到许宣身旁。

他斜眼看了许宣一眼,说道:
“你朋友喜欢你,你知道吗?”

“……”

许宣没回头看他,也没回应,但他看到许宣的耳朵越来越红了……

调动体内清气,李倓每踏出一步,周身带起一股股旋风。
那风,看似轻柔,实则霸道。
被旋风划破脸颊的易之,眸中的杀意骤生。
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易之抽出身侧的宝剑一一凝血,直直向李倓攻去!

空旷的洞室,缠斗在一起的两人,不过半会儿的功夫,就已交手了上百回合。
在许宣看来,不过是两道光纠缠在一起,但在青蛇眼中,那瞬息万化中的数度交锋,招招夺命!一个不慎,便将魂归九泉……
他突然很庆幸和李倓交手的不是自己。

墨剑与凝血剑相接,激荡出一道火花。
目光相对,浓烈的杀意皆要吞噬对方。

奋力推开对方,李倓咬破左手结印,加附墨剑之上。旋身,舞动闪动暗红光芒的墨剑,斜劈而下!
霸道的剑气如蛟龙出世,直袭易之!

将凝血挡于身前,易之往剑中注入十成功力,立时形成一道屏障。

猛烈的撞击,激荡起阵阵狂风。
许宣有结界护体尚好,没有任何遮挡的青蛇只能在风中凌乱……

波动的屏障后,易之抿紧的唇角溢出一道暗红色的血液。

他用尽全力用凝血剑布下的屏障,终抵不过结过血契的墨剑所成的剑气……

屏障的波动越来越大,不过须臾,凌厉的剑气就冲破了屏障!
随着屏障的破碎,易之被剑气掀飞,后背狠狠地撞到洞壁。
强劲的剑气及猛烈的撞击使易之伤上加伤,眼前一黑,他忍不住侧过头呕出一口黑血。

李倓上前,将墨剑抵在易之颈间。

“是你伤了他。”

不是问句,李倓言语中充满了肯定。
易之听到李倓的这句话,瞬间明了。
他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笑。

“是啊……”

闻言,李倓眼眸一紧。

“不管多少次,不论被多少蛇咬,他都不吭一声……明明很害怕,却装出什么都不屑的姿态……倔强的模样,当真有趣!”

“混蛋!”

李倓怒吼一声,手中墨剑翻飞。
剑光刚消,便传来易之痛苦的喊声。
许宣和青蛇惊诧,定睛一看,原来是李倓将易之的手筋脚筋尽数挑断了……

“你!”

在原地不住打颤的易之恶狠狠的盯着李倓,恨不得上前咬死他。

“任何人都不许伤他!
就算是我,也不可以!”

冷冽的声音传入许宣耳中,明明是透着寒意的话语,他却觉得异常的温暖……

就在李倓举起剑,要送入易之心口时,洞室入口处一抹白色的身影迅速地向他袭来!

李倓察觉身后浓烈的杀意,急忙侧过身。
一条粗壮布满白鳞的蛇尾甩了过来,击打在地上砸出深深的裂痕。
还不待李倓看清来人,下一击尾袭便片刻不停地再次朝他击来!

身后便是洞壁,李倓退无可退,只得硬拼。
奈何蛇尾过于庞大,强力的冲击将李倓甩了出去!

重重摔落在地,李倓吐出一口鲜血。
一旁观战的许宣,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这时,李倓方才看清来人。

只见洞口出立着一身白衣的女子。
一双水蓝色的眸子,摄魂夺魄。
阴柔的模样,秀丽端庄。
虽身怀六甲,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

怀着身孕的人身蛇尾的人?
不,那是妖。

看到她,青蛇害怕的缩起脖子,赶忙躲到许宣身侧。

那白蛇收回蛇尾,化作双足,快步走向倒地的易之。
她取出怀中丹药,喂他服下,方才转过脸,阴冷地盯着李倓。

李倓随意地用袖子擦了擦嘴边的血痕。
墨剑支地,缓缓站了起来。

“蛇女,你就是幕后老大吧!”

水蓝色的瞳孔霎时变成一条缝。

“小子,你找死!”

话音刚落,她便显出原型。
一阵光晕中,一条白色巨蟒盘踞其间。
它张着血盆大口,径直向李倓扑去!

蛇咬最是迅速,以李倓受伤的身体,怎能躲得过?
墨剑挡不住蛇口,锋利的蛇牙扎进了李倓的右手臂……

“李倓!”
许宣惊叫出声。

“呜……
归命!
普遍诸金刚!暴恶魔障!大忿怒者!摧破!圣怒语者!不动明王一一”
李倓念动口诀,左手沾血于蛇头上快速画符。
咒休符毕,一道金光乍现,白蛇被击退数丈之外。

李倓换左手执剑,警惕的盯着白蛇,而受伤的右臂则垂于身侧。

“李倓!”
许宣冲出结界,奔向李倓。
但他才跨出一步,便被李倓呵止。
“别过来!”

见许宣仍要过来,李倓大声喊道:
“青头蛇!你拦住他!”

青头蛇?说谁呢!
虽暗自腹诽,但青蛇得了吩咐,顾不得担忧被白蛇发现,立马起身,挡在许宣身前。

青蛇虽被缚,但健壮的身躯立于身前,仍使许宣感觉到压迫感,违抗不得。

“……”

另一边,被击退的白蛇更加恼怒,张着巨口发出一声长啸。
森森然的利齿沾着鲜红的血液,在昏暗的洞室中,显得可怖极了。

它快速地甩动巨尾,快准狠地向李倓袭去!
李倓向后跃起,借着身后的洞壁,一蹬,向前一个翻身,堪堪躲过来势汹汹的尾袭。
巨尾拍打到洞壁,整个洞室都晃动起来。洞顶不时落下沙石。

李倓刚落地,尚未站稳,下一轮攻击便已近身。
这次不是蛇尾,而是蛇头!

白蛇猛地扑向李倓。
它并没有一口咬向李倓,而是一圈一圈,将李倓缠绕起来!
突如其来的攻击使李倓防不胜防。
顷刻间, 他便被白蛇紧紧缠绕。

“李倓!”

洞室之内,白色巨蟒将一人紧紧缠绕。
手臂,身躯,皆被裹缚。
李倓动弹不得。

白蛇收紧身躯,巨大的压迫感猛的涌向李倓。
腹腔,胸腔皆受到强力的挤压。
身体各处的骨骼“咔咔”的发出声响。
被缠住的左手,握着剑不住地颤抖……
李倓经不住吐出一口暗红的血。

因束缚造成的挤压,血液从右臂伤处快速流失,李倓眼前不时出现重影。

“再这样下去的话……”

李倓深知此时自己处于何等劣势。
以他现在的修为,对上千年蛇妖,老实说,还是太过于勉强了。
就算拼上他所有修为摧动墨剑,怕是也敌不过白蛇……
等等!
他不行,不还有一人么?

虽说想到了对策,但李倓心中也没底。因为直到现在,他一次也没成功过……

哎!管不了那么多了!事到如今,也只有搏一搏了!

白蛇本想一点点收紧束缚,好好折磨李倓,但它发现,除了一开始他吐了一口血外,便不再有动静。

碎发遮住了脸,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蛇凑近细细看了看,只见他唇间微动,声音细微听不清言语。
它又凑近了一寸,这时,李倓猛然抬头,口中所念渐渐明晰。

“……归命……持莲华……不空……尊胜伏……显现,显现,成就吉祥……必神火帝,万魔共伏!”

一语毕,李倓额间霎时显出红莲印记。
自红莲中溢出万丈光华。
随着一声长鸣,于光芒中飞出一身着五彩霞衣,人身鸟翼的男子。
烈焰般的长发飘散身后,周身萦绕灼灼业火。

“去吧!迦楼罗!”

名为迦楼罗的魔神冷哼一声,于双手间引出红莲业火,朝白蛇释放而去!
火球四散,不多时,白蛇周围已被熊熊烈火包围!

白蛇于火中发出阵阵悲鸣,它不住挣扎,李倓趁其防备薄弱之际,抬手,一剑刺入蛇身。
趁它有片刻松动,快速挣脱束缚。
脚尖微点,跃出火海。

许是失血过多,李倓落地时,眼前一黑,直直向前倒去。
但他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相反,他落入了温暖的怀抱中。

“你还好吧?”
许宣担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李倓艰难地抬头看了看。

啧啧啧,这担忧的表情!
能得到药师宫宫上的关心,这伤,受得值了!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