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人

一世缘 一生情【李倓x许宣】

#卡文卡太久了,都不好意思了2333333#

(七)

夜色笼罩密林,昏昏暗暗看不清前路。
阴风阵阵吹拂下,林木间沙沙作响。
期间,不时伴随着几声狼嚎。

两名男子一前一后行走于林中。
如果忽略身后人抵在身前人脖颈间的剑,两名俊逸的男子相伴而行的画面,倒是为阴冷的环境增添一丝明丽。

将剑抵着幻化成人形的青蛇颈间,李倓面无表情地冷冷言道:
“别想耍花招。小爷我的剑,可没长眼睛。”
说着,锋利的剑锋划破了青蛇的脖颈,青色的血瞬间流了出来。

青蛇撇撇嘴,不再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子,专心地带路。

他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好不容易修炼成人,刚出洞府就因嘴碎招惹上了千年蛇妖。
成了人家的手下不说,出来执行第一个任务还被任务对象制服!
太丢人了!哦不,太丢蛇了一一

李倓可不管青蛇的辛酸历程,他现在心心念念的只有许宣。

自打出了幻境,他的右眼皮就一直跳,心中隐隐不安。
那人妖手段毒辣,许宣被他捉去这么久,可别出什么事才好……

“我说……道长!我也没想啥,你的剑可以离我远点不?”

李倓听到青蛇委屈的声音方才反应过来,将墨剑离了青蛇脖颈半分。

原来由于李倓刚刚想得过于入神,手中不由使劲,那锋利的剑锋就朝青蛇的脖颈处又多进了一分……

“……”

收回墨剑,李倓取出缚妖索将青蛇绑了个严严实实。

虽然被绑得跟个粽子一样,但好歹保住了自己的脖子,青蛇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这人一旦放下心来,话就有点多,这蛇也不例外。

“道长一一
你很在意你的朋友呐!
话说你朋友和你心上人长得很像呀!
你是不是在暗恋你朋友啊?”

本想封了青蛇聒噪的嘴,但猛然听到这句,李倓有些微愕。

以前尚不曾发觉,被青蛇这么一说才觉察……
相较他人,他对许宣确实上心许多……
难道是因为许宣和大哥长得太像了,所以他才将对大哥的情感转嫁到许宣身上?!

“啪!”
李倓双手狠狠地拍了自己的脸颊,霎时五指红痕浮在面上。

“眼下许宣落入敌手,情况不明……这种时候自己还想东想西的,委实不该!”

李倓定下心,扯着缚妖索就径直往前走。
青蛇被他刚才自虐的行为吓到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强扯着走,不由趔趄了一步,摔了个大马趴……
刚要抱怨一句,抬头看李倓一脸阴郁……
感觉不妙!
青蛇撇撇嘴,啥也不敢说了。
就这样一声不吭地跟在李倓身后,往万蛇窟走去。

在李倓特意加快步伐的情况下,他拉着东倒西歪的青蛇在黎明时分,终于赶到了目的地。

此时天色尚未大亮,雾霭沉沉,幽暗的山洞透着森然的冷气。
李倓如鹰般的眼眸环视四周。
过于静谧的空气透漏着不详。

他刚靠近洞口,周围便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再踏出一步,突的冒出各类头部呈三角状的毒蛇,不过眨眼间,便包围了他。
嘶嘶的吐着信子的毒蛇,皆对他虎视眈眈。

“你不打算做些什么么?”
李倓丝毫不畏惧群蛇的威胁,冷冷地对身后的青蛇言道,紧了紧手中的缚妖索。

“呃一一”

强力的束缚感袭来,身上的绳索紧的使人喘息都难。
青蛇吐吐舌头,迫于淫威他只好现出原型。只见他周身青光萦绕,不过须臾,一条青色大蟒便出现在眼前。

虽然身上仍被缚妖索束缚,但丝毫不影响青蟒的威严。
在它特意释放妖力下,那些小毒蛇瞬间瑟缩了,一点点退去,留出可供人步入洞内的过道。

有群胆大有些道行的网纹花蛇不顾青蛇的警告,强行扑向李倓。
锋利的毒牙尚未碰触到李倓的身体,银光闪过,它们的身体就已分离成数段,“啪嗒啪嗒”,纷纷掉落在潮湿的地上。
四散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墨剑剑端滴着暗红色的血,血的腥味顿时弥漫整条甬道。
李倓踏过花蛇的残骸,淡漠的对青蛇吩咐道:“继续。”
青蛇眸光一暗,不敢耽搁,带着李倓就往里走。

知李倓救人心切,青蛇直接领着他前往关押许宣的洞室。

越往里走,越是感受到彻骨的寒。李倓不由担心起许宣的身体。
“也不知他单薄的身子,受不受得了这寒气……”
这么想着,他不觉加快了步伐。

知李倓救人心切,青蛇直接领着他前往关押许宣的洞室。

越往里走,越是感受到彻骨的寒。李倓不由担心起许宣的身体。
“也不知他单薄的身子,受不受得了这寒气……”
这么想着,他不觉加快了步伐。

绕过七拐八弯的岔口,解决了数位看守的妖物,李倓和青蛇终于来到了关押许宣的洞室。

待他破了封住洞室的结界,看到满身血色,凄然躺在地上的许宣时,滔天的怒火涌上李倓心头。
暴长的杀气冲天,狠绝的眸子尽显神佛皆灭的杀意。

身后,变回人形的青蛇被他强烈的杀气吓到,大气也不敢喘,后背紧贴洞壁,抿紧唇,目视前方,似要与四周融为一体……

感知到外人入侵,隐于暗处的小蛇从四面八方倾巢而出。
除了曾噬咬许宣的无毒玄蛇外,还有数百条通体朱红的剧毒小蛇,对立于洞室口的李倓群起而攻之。

李倓眸光一凛,手印作结,他快速为许宣布下护身结界。
自身清气护体的同时往墨剑注入真气。
这时群蛇齐攻,上千条小蛇亮着利齿扑向李倓。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便将他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

青蛇在一旁不住咂舌。
“哇~这是要被咬成马蜂窝啊一一”
话音刚落,从洞室中央的蛇球中射出一道道白光。
随着一声巨响,白光填满了洞室。

爆炸声后,原本包围着李倓的群蛇皆被炸成血雾,霏霏洒洒的落下……

洞室内瞬间充满了血的腥臭味。

因有结界与清气环绕,点点滴落的血雨,并没有落到许宣和李倓身上。

看着这血腥的一幕,青蛇坚定了不能惹眼前这个男人,尤其不能惹他身边的男人的想法……

压抑住满腔怒火,李倓一步一步走近许宣。
蹲下身,将外袍盖在被血色浸染的人身上。

李倓慢慢地扶许宣入怀,似是碰触到了伤处,许宣“嘶”地吸了一口凉气。
尽管李倓极尽轻柔地扶起许宣,可还是不免碰触到伤处。
李倓心痛极了,他抱着许宣不敢再动。
轻轻地拨开被汗濡湿,粘贴在许宣脸上的发丝,李倓低声唤着他的名字。

“许宣……许宣……宣宣……”

意识在黑暗里沉浮。

一望无际的黑暗中,阵阵浓厚的血腥味向他袭来……
心中的不安愈来愈强……

恍惚中听到有人不断地呼唤着他。
温柔的嗓音,甚是熟稔……
是谁呢?
谁会这般关切的唤着他的名呢?

低沉的男声……
不是齐霄,也不是师父……
他是谁?

许宣用尽全力去想,去搜索记忆中的每一个人。
好久,好久,于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渐渐勾勒出一个人的轮廓。

阿一一
是他!

那个名字萦绕舌尖。

“……倓……李倓……”

费力地睁开眼,正好对上那个人写满担忧与心疼的眼睛。
心中的不安与害怕霎时烟消云散。
许宣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

“你怎么才来……”

看着怀中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许宣虚弱的对着自己笑……
一句轻声的埋怨使他眼眶瞬间蓄满泪。

“……等了很久吧……抱歉……我来晚了……”

“嗯……我们回去吧……”

安下心来的同时,疲惫感也向他袭来。许宣说着话,缓缓闭上了眼睛。

“好。”

合上双眼的瞬间,一滴水滴落到了许宣右眼纤长的睫毛上。

晶莹的液体,顺着颤动的眼睫滑到眼缝。
灼热的触感,透过眼,传入心。
水珠顺着脸颊的曲线轻巧滑落。
就好像是许宣落的泪一般……

打横抱起许宣,李倓稳健的步出洞室。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