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人

一世缘,一生情【李倓X许宣】

#配了张图#

#实在割舍不下幻境情节还是写进来了(因为先做了图23333)#

#ps:我不是黑粉啊23333#

(六)

人妖不顾许宣的挣扎,挎着他就径直往洞内走。

许宣看着四周爬行着越来越多的各类毒蛇,吐着信子发出“嘶嘶”声,头皮一阵阵地发麻……他此刻多想昏过去啊!可太过害怕,高度紧张的他精神极度饱满,想晕一会儿都难……

 

等人妖走到洞内最深处时,许宣的内衫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将许宣随意抛弃到一旁,人妖往中央用晶石围起的“巢”一般模样的东西走去。

接触到地面,许宣方才安下心来。他环视四周,发现那人妖将他带回了它的老巢。

 

这里是洞窟的最深处,阴暗狭窄的通道尽头原来是宽敞明亮的洞室。

高耸的石壁镶嵌着无数颗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将原本昏暗的空间照得通明,但光亮柔和,并不刺眼。

石壁上还有许许多多小洞口,里面黑漆漆的,也不知有什么。

室内摆设简单,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中央那庞大的“巢”,很是新奇。

 

“巢”中不时传出“嘶嘶”声,“巢”璧隐隐绰绰可以看到人影。

许宣见四周没了讨厌的毒蛇,移动身子想看清巢中是啥,可当他刚动了动,从身后石壁的小洞口中突然冒出好多小蛇!一眨眼的功夫就把他包围住了。

许宣只来得及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便僵住了。

 

“你别想耍花招,不然,我的宝贝们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从“巢”中传来阴冷的女声,许宣一听,哪敢造次?他双手抱住曲起的膝盖,埋首其间,动也不敢动。

“死李倓!你什么时候才来啊一一”

 

刚这么想着,那女的突然发怒。

“你身上的味道哪来的?”

 

不好!被发现了!

 

果不其然,那女的瞬间就明了人妖身上的味道是从伤口处传来。

“呵!行啊,竟涂了‘寻’来伤我的人!”

她本就阴冷的声音更冷了。

从“巢”里突地伸出粗长,布满莹白鳞片的蛇尾,瞬间缠住许宣的脖颈。

 

“小子,你是药师宫的人吧!想来我这儿取月萤草,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你的同伴也快追来了吧?放心,我会让他和你作伴的……不过,是在黄泉路上!”

 

蛇尾缠紧,许宣扣住冰冷的蛇身,扳也扳不开。锋利的鳞片划破了他纤长的颈项,柔嫩的指腹。

喘不过气来的他,表情越来越痛苦。

就在许宣感觉自己颈骨要被勒断的时候,蛇尾收了回去。

趴在地上喘着粗气,许宣陷入黑暗前,看到“巢”中走出一腹部隆起的白衣女子……

 

“怎么会轻易就让你死呢?

我要慢慢地‘招待’你……

待你的朋友来了,再送你们一同上路!

易之,带他下去。”

名为“易之”的人妖得令,慢慢向许宣走来,但他已经看不到了。

 

且说另一边,李倓跟着追踪蝶一路向南,片刻不歇,脸颊,衣衫被枝丫划破了也察觉不到。

 

越过重山,追踪蝶飞入一片竹林中。

此时已是清晨,竹林中雾霭弥漫,看不清前路。

追踪蝶在李倓右上方三步远,他紧随其后,生怕跟丢了。

心急如焚的他,入了对方的幻境中也不自知。

就这样在林中兜兜转转绕了将近三个时辰,却仍走不出这片林海时,李倓终于觉察到异样。

 

他暂时收回追踪蝶,掏出星盘。

 

就算入了此境,追踪蝶也一直向南飞,想来那人妖必是仍在南边。

 

他曾跟师傅学过阵法,虽不精于此道,但找阵眼这种事,他还是会的。

李倓坐在地上,抱着星盘演算了半个时辰,终于摸索到了阵眼所在。收起星盘,他欣喜地奔向阵眼所在。

 

阵眼布在一座一人高的石塔中。

 

比起一步步解开阵眼的禁桎,李倓更喜欢直接一点。于是,他双手执剑,高举过头,运气,直劈而下!

“嘭!”

石塔应声裂开,碎石四散。

微风吹拂,林中的雾渐渐退去。

 

李倓收起剑,刚抬头,便愣住了。

四周场景忽变,原来站在竹林的自己突然身处王府的庭院中!

 

洁净的石板上,哪里还有碎石塔的踪影……

 

这时一名小厮跑来,拉着李倓就往里走。

“殿下!您怎么还呆在这儿啊?娘娘还等着您呢!”

“常喜?你说什么啊?什么娘娘?”

“殿下您糊涂啦?当然是您建宁王的正妃娘娘啊!”

李倓惊诧不已,一方面是因为来人的话,另一方面是不知何时,手中的墨剑不见了,而他也莫名其妙地换上了一身喜服,一如迎娶林致的那晚。

 

不清楚情况,姑且顺着它来,随机应变吧。

李倓这么想着,任由“常喜”拉着他走。

 

步入喜房,身后的门被侍从掩上。

一身红色嫁衣的新娘,执团扇遮面,静静地坐在床沿。

 

熟悉的摆设,

熟悉的过程,

熟悉的新娘,

熟悉的感觉令人害怕。

 

李倓控制不住走向床边的步伐,寂静的房间里,自己的呼吸声异常清晰。

 

坐到床沿,伸出去的双手,颤颤巍巍。

 

触摸到扇柄的瞬间,李倓眼眶涌出一滴热泪,顺着脸颊,滑入口中。

想念的味道,原来,是苦涩的。

 

明知是假,却仍忍不住湿了眼眶。

不过是太思念罢了。

 

绣着金菊的团扇,缓缓从新娘手中接过。

团扇下,被遮掩的容颜一一显露。

华贵的发饰,额间的花钿……

“是你!”

眼前人哪里是慕容林致,分明是穿着嫁衣的李俶!

 

仍处于震惊中的李倓感受到自己的手被握住。

 

“倓儿……不要再离开我了……”

李倓的视线从握紧自己的双手上移,接触到蓄满情意的眼眸,他的眼被刺痛了。

 

“……哥”

 

李倓伸出左手,慢慢抚上他的脸颊。

柔嫩的肌肤,真实的触感,温柔的对他笑着的人,是那样美好。

“倓儿。”

“嗯。”

随着这声回应,李倓才猛然发觉,自己内心深处所渴望的人是谁……

 

不是天真烂漫的医女林致,

而是成熟稳重的皇子李俶!

 

明白自己心意的李倓,再也控制不住拥眼前人入怀的冲动。

李倓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听着他一遍遍唤他“倓儿”,泪止不住的流。

 

他好傻!太傻,太傻了!

 

 

幻境之外,许宣正遭受此生最大的苦难。

 

偏僻的洞室中,昏暗无光。

每隔两个时辰便被群蛇噬咬,经了两轮非人的折磨后,此时的许宣,全身上下已无完肤。

 

月白的衫子,此刻透着薄红的血色。

雾色的血花,遍布衣衫……

 

蜷缩在地,许宣苍白的脸上满是汗珠。

咬紧下唇,许宣忍住一阵阵剧痛,不发出丝丝呻吟。

他才不要再在那妖人面前示弱!

 

半人半妖的易之,他的心已经扭曲了。

带许宣来到囚室,便召来数百条无毒小蛇。他残忍地令其上前尽情噬咬许宣除了脸颊以外的地方。

看着蛇群中挣扎颤抖的许宣,易之笑得异常艳丽。

“不杀你,我照样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李倓和许宣二人,几次三番搅局,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却让他一再错失机会。

若是今年七月月食之前无法服下丹药成妖,那他就要再等二十年,

从头集齐四十九名女童额间血炼制丹药……

 

左臂伤口传来一阵剧痛,这使易之脸色瞬间阴沉。

 

坏他大事,还伤了他!

就这点折磨,尚不能解他心头之恨!

 

冷哼一声,易之拂袖而去,留许宣一人躺在冰冷的囚室内。

洞室结界立时张开,隔绝了一切外界的声音,光亮,囚室瞬间被黑暗侵占。

孤零零躺在黑暗中,许宣抓紧时间休息。

因为他知道,此时若不养好精神,两个时辰后,便熬不过那个怪物新一轮的折磨……

 

果然,该听师妹的话,不该来这鬼地方!

这下好了,不仅药草没弄着,自己还被抓了……

李倓也是!这么久了还不来救他!

任由他被怪物欺负……

 

“滴答……”

 

方才不论群蛇如何噬咬都不吭一声,不落一滴泪的许宣,此时,在寂静中,眼角的泪无声滑落,浸湿阴冷的地面。

 

“……李倓……”

 

一声低声轻唤,散却在死一般的静谧里。

 

 

“倓儿,别走了。

留在这里,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

 

幻境中,李倓缓缓放开怀中人。

 

他深情的看着眼前人,深情得好似最后一眼。

好久好久,他才开口。

声音沙哑。

 

“你的幻术很高明……

但你错了。

你不该幻化成他!

我最重要的人,他不在这里,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你虽像他,但终究不是他!

我李倓,

还不至于被幻象迷了心智!”

 

握住欲从衣袖中取出匕首的“李俶”的手,

李倓温柔的眸光不复存在,眼眸霎时寒光乍现。

口中念咒,“李俶”面露痛楚,李倓咒语不停。

 

咒语入耳,钻心般的疼。

支撑不住的它实在维持不了“李俶”的幻形,一阵青光过后,现出青蛇的原型来。

 

青色大蟒盘踞脚边,周身的幻境如剥落的鳞片,渐渐消去。

此时的李倓仍身处竹林之中。

 

手握墨剑,李倓冷声道:

“识相的,就带我去找我的朋友……

否则,

我不止剥你蛇皮,

取你蛇胆,

还要废你百年道行,

将你熬成蛇羹……

叫你永世不得轮回!”



评论(15)

热度(39)